假装在地球

无授权请勿使用我的图做任何用途(包括但不限于做头像or壁纸,临摹,二次设定再创作)。头像by壳壳

【藏源】段子存放

不是写手所以ooc肯定有,如有不妥请评论我删除tag,谢谢你们的宽容(。◝‿◜。)
就怀着“妈妈没生过你这种傻儿子”的目光看看吧。

1.
源氏又从窗台爬进房间,但被捉了个正着。
“源氏,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”
源氏还以为又被半藏发现了,回头一看却是家里的长辈,老头子怒目瞪着他,半藏在老头子的身旁,皱着眉头一言不发。源氏看了看半藏,发现他没有任何想帮自己的意思,准确来说是心不在焉杵在那儿看着自己。
“抱歉,下次不会了!我保证到饭点会回来!”源氏朝老头子鞠躬,声音满是诚恳。
虽然这招有些过时了,不过是他哥哥半藏在场的话,老头子们还是会给他台阶下。

“可没有下次了。”
这回开口的是半藏,源氏抬头,却见门口两人已经转身走了。
源氏盘腿坐下来,从怀里摸索着,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洋葱小鱿。还想要不要送给哥哥呢,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,他不会喜欢这种东西。

2. 
对不起,我错了!真的错了!
源氏打开窗户,窗外只有宁静的一片月色。
对不起,以后真的会到饭点就回家!
源氏快饿哭了。他伸头看了看下面,月光洒在地面上,清晰可见零碎的樱花花瓣。

他纵身一跃,落进蓬松的樱花树里。

至少现在,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吃的吧。
源氏蹑手蹑脚的从树上滑下来,一转身却正遇上半藏,半藏坐在厅前的走廊上,似乎是在赏月。
两人相对无言,源氏尴尬的揉了揉头发,朝着哥哥那儿走去,嘴里随意开起话匣子来。
“嗨,你还没睡觉呀,吓死我了。是在赏月吗?”
半藏轻轻的回了一声,不知道是“嗯”还是一声叹息。源氏在他身边坐下,目光乱瞟,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,像是准备挨骂,又像是准备逃跑。
半藏在这里坐了很久,不知为什么,他就是能猜到源氏会来。

3.
哥哥的回答让他接不了话,感觉多说一句都是煞风景。他只好坐在哥哥的旁边,仰头看着月亮。
他猜不到半藏到底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不睡觉,跑到这儿来赏月,感觉一切都是为了捉住自己,这日子可真难过。
在尴尬的气氛里,半藏开口问他:“你今天又花了多少钱?”
“呃……这……”源氏怎么都没想到半藏会问这个,“大概很多。”他也报不上数来,今天他一整天都在游戏厅浪费人生。
并不是非玩游戏不可,在这花村,不管行走在哪里,他都感受得到特殊的目光,扼住他,让他压抑难受。好像只有游戏厅能让他感觉自由一点。

半藏听到他的回答,偏头看了他一眼。他不知道半藏到底想问什么,总不会是家里缺钱让他节俭一点吧。
“你要是知道了多少,你会想杀了我的!”源氏眨巴眨巴眼睛,冲半藏露出一个笑容,希望他的哥哥能略过这个话题。
半藏看着他的笑容,却扭回了头,目光放在了樱花树上。

源氏收敛了笑容,不知道他会想说什么,晚风轻轻的吹起半藏的长发,樱花婆娑起舞,静谧里,只看到半藏微微动了动嘴唇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半藏至始至终都没有笑容,只是一脸平静的仰着头,他不看源氏,也不看任何风景。不知究竟在思考些什么,也不知他的目光又停在哪里。
他不懂哥哥的想法,却能感觉到哥哥肩上的沉重。
对不起。源氏在心里默念着。


4.
不知道坐了多久,源氏感觉自己的肚子开始叫唤了。
“源氏。”半藏皱着眉头低声叫他,放在腿上的手指动了动,说道,“我又怎么会舍得杀你呢。”
风撩起半藏的头发,平静的月光下,他的每一个字都很压抑。
哥哥,你太认真了吧。
源氏想这样说,可是却觉得半藏不是这个意思,他并不是想要这种玩笑的回答。
源氏伸出手,覆在半藏的手上。


5.
半藏终于看向了源氏,眼里闪过疑惑和惊讶,然后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
“你休息吧,时间差不多了。我不应该让你在这个时间留下,你早些睡比较好。”半藏抽回手,站起身子。

一瞬间他又变回了平时那个宠溺自己的半藏,源氏也站起身来,嘴上说着回去睡觉,心里却想着绕过这个厅赶紧到厨房去。

半藏看着他闪烁的目光,觉得真是可爱。
“源氏,早点休息。”

6.
源氏从屋顶翻身下来,从窗口钻进了厨房。虽然不久前马上被半藏叮嘱要去睡觉,可是他的肚子太饿了。
他本来就是出来觅食的,只是不小心被半藏发现了而已!
源氏轻轻的走到厨房中间的桌子前,桌上被一个大盖子扣着。也许还有点什么吧?

源氏打开盖子,盖子下躺着热腾腾的饭菜,饭碗边还放着一小杯酒和一双筷子。
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。
源氏盘腿坐下,拿起了筷子,一口一口的吃着温度正合适的晚饭。他一面吃着,眼泪从鼻尖落下去。


7.
“请您快点动手吧。”面前跪了一排人。半藏别开脸不去看。
“……”半藏抿着嘴,头脑里疯狂的闪过源氏的脸,最后化成了一片泡影。
“知道了。”半藏拿起弓,脚步踏得很重,临走前没一个人抬头,依然保持着跪姿,半藏顿住脚步,回头冷冷的盯着他们,接着沉痛的闭上了眼。

8.
半藏睁开眼,面前是源氏的爱刀。明明是在自己家,半藏却四处打量着,他走到院中,抬头望见了源氏的房间。他突然想进去看看,于是借力一跳,顺着墙壁从窗户跃进了房间。
他倍感怀念的想起源氏也总是用这样的方式回家的。
他看了看四周,突发奇想的打开了柜子,里面躺着几件皱巴巴的衣服,是源氏喜欢的款式,和一只巴掌大的洋葱小鱿。

半藏拨开衣服,拿起那个有点脏的小布偶,盯着它出神。

9. 
“哥哥。”
“做什么?”半藏下意识的回答着,立刻回过了头,却发现四周什么都没有。
已经没有源氏了,花村的街道、走廊,花村的每一个角落。
半藏捏着手里的布偶,拍了拍上面的灰尘,然后塞进了自己腰间的袋子里。
脚步声从门外响起,半藏立刻侧身到窗户旁,外面四处都是黑西装的陌生人,半藏皱了皱眉头,看了一眼窗外。
他纵身一跃,落进蓬松的樱花树里。

10.
他低下头,说着什么,拉开的箭却指向了弟弟的胸膛。
弓矢越过树木间,惊起飞鸟无数。
半藏模糊的看着那些鸟儿远去,徒留青翠色的羽毛,随着弟弟的身影一同落下。



评论(8)
热度(139)
©假装在地球 | Powered by LOFTER